当前位置: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 > 人文博文 >

积极应对“未备先老”的老龄化—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积极应对“老先不老” - 新闻 - 科学网

  我们先不富裕,先不准备。近日,在清华大学老龄研究中心和老龄问题研讨会上,清华同恒规划设计院院长袁昕表示,随着城市化进度步伐比预期快,政府面临环境问题,经济和交通出现问题,使老龄化问题从未被提上重要的位置。

  中国老年人的绝对数量居世界第一位。截至2016年底,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有2.31亿人。未来20年,中国将进入快速老龄化阶段。养老金危机在我国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关注老龄化还关注全国的未来,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毅勇说,因为每个人都会老去的。

  同时,95岁的中国老年学会前总裁吴昌平说,老年人也有独立,有尊严,有贡献,有价值的需要。

  老化科学的基础是薄弱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张毅认为,严重的问题是中国老龄化与出生率下降相遇。与此同时,还有空巢的年轻人和空巢老人和年轻人一起生活,这些都与传统社会所遇到的完全不同,加剧了这个社会问题的严重性。

  整体而言,我国的老龄科学基础研究还很薄弱,需要进一步组织和动员各个领域的科研力量加入人口老龄化研究队伍。老龄事务办公室副主任朱耀银透露,在“老龄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和建立老年退休金制度”中,中国明确提出了加强老龄科学研究的具体要求。在高校,科研机构,企事业单位,建立了一批老龄科学研究基地,实践老龄产业研究基地,老政策创建试点基地。在国际上,欧洲是第一个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国家。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美国主任郑炳文介绍了振兴人口,弥补劳动适龄人口减少的项目。欧洲千方百计鼓励分娩,鼓励移民。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早在人口老龄化问题上也开始着手行动,在人口老龄化的立法和管理方面非常活跃和活跃。

  把现实变成实践

  近年来,中央政府出台了许多养老保险政策,也显示了中央政府对这个问题的关切。

  事实上,许多政策不会落空。袁新说,一些政策在老年人生活中难以落实。

  比如缺失数据的问题,袁鑫找到了一个试点地区,据说有1300多个老年人口,但是到底真的有不到400个联系人。第一轮的研究工作真的挂钩了,实际上只有100左右。

  清华大学老龄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李强也认为,社区退休的政策目标不明确,理想化,难以落实。

  清华大学积极参与老年社会研究和建设,为实现老龄化社会作出了实质性贡献,也反映了学术界对老龄社会的重要性。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中心主任表示。

  清华大学老龄社会中心自去年11月获得批准以来,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工作。例如,北京清河街道清河养老实验。

  李强说,从操作层面来说,要到家庭和社区看看情况是什么,要解决什么问题。

  旧住宅楼没有电梯。他们通过调查发现,居住在高楼的老人其实并没有多少期望。有些家庭自己解决了这个问题。研究小组实际需要帮助解决的只有三分之一。

  李强说,要建设经济高效的养老服务体系,需要政府统筹规划。政府需要履行自己的职责,但是不能做大的一揽子计划。要坚持政府主导,政策扶持,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原则。老龄化的反应要求政府,市场,社会和家庭同时在四个轮子上运行。

  财务角色不容忽视

  养老金差距是巨大的,为个人和国家的养老金做准备。中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杜玉明认为,包括公款在内的金融机构不仅有责任,而且要充分发挥金融机构在社会资源配置中的积极调节作用。用各种金融工具实现养老保险和养老。

  窦玉明介绍,2016年,世界七大养老金市场中有46%的养老基金投资于股票和股票基金等股权资产,远远超过债券投资和现金等资产的28%。

  例如,养老金已经成为美国股市的主要机构投资者之一。短期内,股权投资收益率有些不确定。但从长远来看,股票投资对债券的回报几乎是确定的。

  据中国老龄科学中心副主任党俊武介绍,中国应对老龄化的薄弱环节之一是财务准备严重不足,面对这样一个严峻而严峻的养老金挑战,找到了一个支点,杠杆作用可以使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社会保险等风险分散,国家有六大基金支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我国的养老问题。

关键词: 人文博文